http://www.woiwmc.tw

您的位置??主頁 > 資訊 > 個人理財 >

城管協管員為養家兼職賣保險:我們不是黑社會

11月1日晚,花城廣場,城管隊員在夜色中執勤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1月1日晚,花城廣場,城管隊員在夜色中執勤。  

  人物篇

  我們不是混黑社會的。管小販,有人說我們不給活路;不管小販,又有人說我們吃白飯。

  晚上10

相關公司股票走勢

 城管協管員為養家兼職賣保險:我們不是黑社會

中國銀行

點,你在做什么?對黃希銘來說這是他的上班時間。

  西關老城區街巷縱橫,這里是他工作的地方。在黑夜中行走數年,黃希銘打趣,“我閉著眼睛都能走回中隊”。

  晚上,他是荔灣區逢源街綜合執法中隊的一名協管員,是廣州市城管隊伍中6000名協管員中的一員。

  白天,他脫下制服、換上便裝,趕到保險公司開早會,“變身”保險公司的業務員。

  黃希銘有雙重身份,只因協管員每個月的薪水不足20 0 0元,不夠養家糊口,他需要靠兼職補貼家用。

  和黃希銘一樣,協管員兼職的現象較為普遍。黃希銘所在的逢源街中隊也有幾名和他一樣在兼職的協管員,荔灣區其他街道和其他區也存在協管員兼職的情況。

  有中隊長坦言,賣保險算上得了臺面的兼職,有的協管員下班還會去開摩托。

  夜晚出沒,眼里都是星星和月

  10月24日晚上10時,夜色籠罩著西關老城的街巷,一片寂靜。位于華貴橫街18號的逢源街綜合執法中隊辦公室,黃希銘等司機到崗后,開始了這晚的首次巡街。

  執法車從文昌南路天光墟,行經文昌北路,一直到中山八路,這些經常出現小販亂擺賣的地方,是巡視的重點區域。

  夜已深,文昌北路一帶依舊熙熙攘攘,人聲鼎沸。有小販在路邊搭起簡易燒烤架,做成臨時檔口。晚歸的人們經過,順手買上幾串燒烤當夜宵。這些食物喂飽了一些人的肚子,但升騰的油煙卻影響了另一些人的環境,引來反感。

  看到路邊有燒烤攤,黃希銘馬上從執法車上跳下來,上前勸導。不過,這種勸導只是暫時奏效,每隔一段時間,馬路邊的燒烤檔仍是成行成市。

  然而,執法中隊晚上僅有4人值班,如果小販們形成了一定規模,憑這樣的人力沒法勸離。所以,每過一段時間,中隊會組織一次大型的夜間執法行動。一些不聽勸阻的小販,會被扣押燒烤工具。

  不久前的一次夜間執法行動,是針對文昌南路天光墟。在一片空地上,古玩賣家席地擺售,買家看到心儀的器物,蹲下身來鑒賞選購,這是西關由來已久的古玩交易傳統。為避免攤檔雜亂無章,近年來,逢源街對天光墟進行規范管理,在地上劃定攤位位置和范圍,賣家需要繳納管理費,并在規定時間內擺賣。

  然而,一些未繳納管理費的小販仍會在夜間潛入,他們聚集在天光墟周邊,自劃地界,有時候甚至占據了整條馬路。

  執法行動當晚,中隊要求對天光墟進行徹夜“盯梢”,黃希銘和他的同事就一直站到天亮,防止小販們越界。還有一次夜間執法行動時,突然下起瓢潑大雨,他們站在雨中,直到兩個多小時后,隊長傳令回中隊。

  除了勸導亂擺賣和占道經營,夜間施工和例行巡視也是夜班的工作內容。同時,一旦12319轉來群眾投訴,無論多晚,無論在哪,都要立刻前往處理。“有時3點,有時5點,想要睡覺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這4年多來,黃希銘都在負責逢源街的城管夜間值班,“因為工資低,白天得去兼職。”39歲的他,長相成熟帥氣,身材是“穿衣顯瘦、脫衣有肉”,但鬢角卻生出了許多白發。他的上班時間和一般人不同,“我的眼里都是星星和月亮”。

  “我們不是混黑社會的”

  9年前,2005年9月,黃希銘報名應征城管執法協管員。“當時還是挺向往做這行的,看著他們穿制服很帥,自己身體條件也挺好,覺得城管執法也是一個政府部門,收入應該很穩定”。

  初次上崗,黃希銘充滿激情。根據法律規定,相較于正式城管執法隊員,協管員不具有行政執法權,只能從事輔助性工作,協助城管執法隊員暫扣貨品,或是勸離小販。

  第一次上街工作,他仔細聽著帶隊負責人的教導,生怕漏掉一個字。

  “你好,我們是逢源街城管執法中隊。根據相關規定,你不能在這里擺攤,請離開!”他在心中反復默念著勸導詞。輪到自己開口了,有些小緊張,擔心小販不聽勸告。幸運的是,小販配合地收拾東西離開了。他長吁了一口氣。

  這樣的工作一做就是9年,黃希銘屢屢聽聞城管與小販的沖突,其中,不少沖突的主角,是跟他一樣的協管員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上一篇: 慈善信托委員會正式成立:15只產品完成備案

下一篇: 2019年互金縮影:裁員 爆雷 備案 圈內人紛紛出走

双色球第142期历史同期解析